正在加载时间...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医院文化
 行进在消失中
时间:2014-5-4   查看:
字体大小:

 

医生这个行业可追溯到远古时期,自宋代开始北方称医生为“大夫”,而南方称其为“郎中”,“坐堂医”源于汉,是在中药店里为病人诊脉看病的大夫,相传汉代名医张仲景,每到初一和十五他都坐堂行医,并且分文不取,为了纪念他,后人把坐在药铺里诊病的医生称为“坐堂医”,我国古代出现过许多医学大家,如,扁鹊、华佗、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朱丹溪,被后人称为中华医学的“鼻祖”。然而,当时中国由于儒家思想的影响,医生的社会地位同陶土木匠等相当,认为是下贱的工作。医生的社会地位的提高是在中世纪的欧洲。因为是关乎人命的重要职业,作为专门技术职务给予特别的地位。直至近代,医生才成为为业医生者之通称。我国近代有许多医学大家,如,裘法祖、吴阶平、诸福棠、张孝骞、黄家驷、林巧稚等。我看过他们的行医事迹,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崇高的医德和高超的医术”。应该说,在二十世纪中晚期,医生这个职业还是很受社会的尊重的。
三十年前因为向往“白衣天使”这个美丽圣洁的形象,幻想着有一天成为我国著名妇产科医生林巧稚似的人物,在高考志愿填报表上毅然填满了医学院校的大名,义无反顾地踏入了这一辈子为之奋斗且没有终点的艰辛旅程。
医生是一个神圣而高尚的职业,所谓“医者父母心”、“医者仁心”的说法一点儿也不为过。因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关系一个人的生命和健康,进而又关系到一个家庭甚至几个家庭的幸福安康。同时,医生又是一个高技术、高风险的职业,真所谓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是由于医学上还有好多未知领域,现代医学还有局限性,加之各种病人的个体差异,在临床上有时难以预测治疗结果,面临着很多不稳定和不确定的因素,因此医生的职责和担当无疑要高于其他一般职业。
为了医学生时的誓言,我已经走在行医的路上二十五年多了,在这不算短的二十五年里,人生五味早已反复地品尝,没少挨过病人的质疑和恶言,甚至于粗暴的对待,然而,更多的是鲜花和掌声。走在小镇的青石板路上,总会有人在亲切地叫你,自行车的车筐里不时地有乡亲投入的时令蔬果,我现在也算是当地的名人了,如果有来生我还想作一名医者。但是,目前的医疗卫生队伍的状况却让人担忧。
我的女儿见证了我从一个小实习生到今天所谓的专业领军人物的历程。当她面对高考志愿填报表时,做为医生的我,很是希望她能成为我的同道,与我并肩而行,而她却坚定地走上了自己设计的前程美景中,而我周围同事们的孩子也几乎没有“子承父业”的世袭,医生这个行业已经排到下九流的第十位了,有的医务人员用“外表光鲜,内心憔悴”自嘲;更有人感叹,“天下最难的职业就是在中国当医生”。网络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做医生并不被多数人认同,受尊敬程度比过去下降、“收入低”、“没时间顾家”,医生队伍甚至可能“后继少人”。谁来拯救我们?
20110217,京华时报:全国儿科医生缺口逾20万, 15年仅增加5000人。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会长朱宗涵指出"现在儿科医生缺乏来源,几乎没有改善的希望,儿科不是谈发展,而是怎么维持",朱宗涵称,1998年,教育部为了拓宽专业面,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的调整中,将儿科专业作为调整专业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事实上切断了儿科医师的稳定来源。这意味着,12年来,我国新型儿科医生培养机制一片空白。
这就是说,如果想从事儿科的医学毕业生,只有在念完5年的基础医学后方可再选择到儿科培训基地进行为期3年的专业学习,也就是说,近乎十年的时间才能培养出一名儿科医生,这显然不能满足现在儿科医生的需求,况且,儿科因为就诊患者不同与其他科室,又被称为“哑科”。医生要承受更大的风险,也要有更多的责任与担当,病儿总费用低,医生奖金是与科室收入挂钩,国家财政又鲜有补贴,如此以来,非儿科专业的临床医学生很难选择儿科这个特殊的专业。
朱宗涵认为,在我国儿科专科培训制度和体系均不完善的情况下,要培养成为合格的儿科医师难度相当大。
我自己目前承担着一个二级综合医院的儿科管理工作,根据科室功能特点,我科还有至少四名医生的缺口,现阶段由于就诊病儿爆增,每位医生都是超负荷工作,而在职医生中未参加过住院医生专业化培训的有四人,这些人中都要在五年后晋升主治医师,也就是说,按中国现有的晋升制度,必须在近五年内完成住院医生专业化培训(脱产3年),雪上加霜的是本地儿科培训基地不在我院,试想一下,我们医生既便是钢筋铁骨,也不可能将24小时扭转成48小时吧。目前,全国各家有儿科的综合性医院就诊患儿爆增,医院都有扩建儿科的计划,却很难找到有经验的儿科医生,"要是招应届毕业生的话,至少3年用不上"。请考虑,如果在保证培训质量的前提下,把儿科发展较好的综合医院也作为培训基地的话,根据国情出发,培训的门槛不要太高,这样不仅可以缓解专科医院的压力,也方便毕业生尽快熟悉就职医院的环境和特点,上手也更快,同时,一定要取得政府财政的支持。
今天,因不良体制、恶劣的环境与不公的待遇,当年与我共同打拚的同伴渐渐地离我而去。二十五年后的今天,我还在默默地守护着儿科这块地少苗稠人稀的土地,为她流汗、为她痴情,为她不辞辛劳地耕作……,我也在想,这样的局面不知还能维持多久,我还能坚持几许?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